人满为患的航班,飙升20倍的酒店价格,还有听天由命、有钱买不到的抽签撞彩,若想来到马德里万达大都会球场倾听欧冠主题曲的壮丽恢弘,利物浦和托特纳姆热刺的死忠铁杆们,俨然是信念、勇气与运气浑然一体的“锦鲤”。

同样,就算是托特纳姆热刺的主教练波切蒂诺,也无法从“欧冠效应”的侵扰中幸免:“在半决赛结束后,我给马德里的几家酒店都打去了电话,希望能给家人预定一些房间。但我真没想到,很多酒店的价钱都放飞自我了,要想订个房间真是不易。”

当然,除了要为家人的行程操控把关,波切蒂诺最重要的责任,就是带领孙兴慜们触碰魂牵梦绕的“大耳朵杯”。他在克鲁伊夫竞技场留下的感慨和热泪,无疑是本赛季神奇的欧冠赛场最动人的画面之一。

两年前,借助于知名记者吉列姆·巴拉格的笔触,波切蒂诺在自传——《美丽新世界》中如是回忆道:“如果要为2016年挑出记忆最深刻的节点,毫无疑问,我会选择欧洲冠军联赛的第一场小组赛(2016年9月14日,欧冠小组赛第一轮,热刺1-2摩纳哥)。通常情况下,我都会是全队最后一个走进场地的人,但在那特别的一天,我却一反常态地告诉助手:‘咱们赶紧进场吧,我可不想错过欧冠的主题曲啊……’

终于,在经过将近三年的曲折辗转后,减肥成功的波切蒂诺可以在决赛现场好好听歌了。

作为三种语言混搭的《冠军联赛》的创作者,毕业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托尼·布里登从未曾想过这首曲子会成为划时代的经典——在多年前罗马与莫斯科中央陆军赛前列队时,“罗马王子”托蒂就在《冠军联赛》奏响的同时几乎潸然泪下。而同样对欧冠主题曲大加赞扬的足球人,还包括前拜仁慕尼黑队长埃芬博格:“每当听到这首歌,我都会激动地有些颤抖,在我看来,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体育歌曲。”

对于埃芬博格和拉涅利等人的力捧,托尼·布里登有些受宠若惊。虽然全世界球迷早已习惯由这段旋律带来的慷慨激昂,但托尼·布里登却坚称,这首歌绝非是自己的巅峰之作:“当然,《冠军联赛》的确拥有自己的独到之处,我也不会再去修改它了。”目前,集作曲家、电影导演和电影公司老板三重身份为一身的托尼·布里登如是说道,“坦白讲,这首歌为我带来了很多东西,甚至让我有了去冒险的资本。如果没有《冠军联赛》的出现,或许我也不会拥有后来的事业吧。”

由于工作繁忙、难以抽身,这位英国作曲家已经很少去现场看球了。不过,依然习惯守在电视机前的托尼·布里登,之于足球的热情却并未减退。

1992年,因为目睹了两年前意大利世界杯上三大男高音与足球的完美融合,一心寄望包装欧洲冠军杯的欧足联找到托尼·布里登,希望他能够打造一首私家定制的主题歌曲。很不巧,当时的托尼·布里登正处于“压力山大”的状态,一堆广告(包括红极一时的阿姆斯特拉德电脑)和电视剧集配乐都在等待他的亲自操刀。

或许是命中注定,托尼·布里登的创作灵感并没有消失殆尽,在与欧足联沟通过初版Demo的修改之处后,这首与亨德尔作品《牧师扎多克》(据传此曲是为1727年大不列颠国王乔治二世登基所作)风格相近的《冠军联赛》便很快应运而生。至于现在流传最广的版本,则是融合了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的演奏,以及圣马丁学院合唱团的演唱。

一年一度,豪门盛宴,万事俱备的万达大都会球场,已经在等待《冠军联赛》的最强音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